馬首回家了,其他的獸首呢?

澎湃新聞記者 高丹

結束百年流離,圓明園流失文物惟“馬首是瞻”,馬首銅像終於“回家”了,回到原屬地圓明園(☞此前報道)。

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今天説,馬首銅像結束百年流離,成為第一件迴歸圓明園的流失海外重要文物。

12月1日上午9時,國家文物局、北京市人民政府在圓明園正覺寺舉行“圓明園馬首銅像劃撥入藏儀式”,國家文物局正式將圓明園馬首銅像劃撥北京市海淀區圓明園管理處收藏,成為第一件迴歸圓明園的流失海外重要文物,《百年夢圓——圓明園馬首銅像迴歸展》同期開展。展覽以馬首迴歸為主線、分為圓明重光、萬園之園、馬首迴歸三個單元,展覽面積1172平方米,共展出文物、照片等共約100組件,作為正覺寺基本陳列持續展出,即日向社會公眾開放參觀。

目前,龍首、蛇首、羊首、雞首、狗首的下落尚未見公開報道。不過,此前一直有學者認為要防止利用公眾對流失文物的關注炒高價格的行為。原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國家文物局古建築專家組組長羅哲文生前接受東方早報採訪時曾表示,“圓明園獸首的最大價值是見證了罪惡,其中承載着民族情感,但不宜過分炒高其價格。”

馬首

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今天説,通過實施展示提升與安防改造工程,正覺寺具備了文物安全與展覽條件,國家文物局將馬首銅像正式劃撥圓明園管理處收藏。馬首銅像結束百年流離,成為第一件迴歸圓明園的流失海外重要文物。劉玉珠也談道,馬首歸園,昭示文物追索新方向。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1970年公約框架下,中國文物追索返還工作機制日益成熟,對於在國際公約生效前,歷史上因戰爭劫掠、文化掠奪、非法貿易等原因流失的文物,如何開展追索返還,國際社會依然缺乏法律基礎和普遍共識。中國政府堅定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堅定支持非法流失文物迴歸原屬國。劉玉珠也指出,馬首不再是一件皇傢俬藏,而是屬於全體人民的文化遺產,要做好文物利用下半篇文章,發揮其獨特作用,豐富公眾文化生活。

在正覺寺的文殊亭可以看到被安放在正中間的馬首

馬首百年迴歸路

十二獸首的失散始於咸豐十年(1860)九月,英法帝國主義軍隊因逼迫清政府簽訂不平等條約入侵北京。10月6日下午,英法聯軍抵達北京,法軍首入圓明園大掠。7日,英軍洗劫清漪園。後英法聯軍對圓明園又進行了多次洗劫,直至10月18日英國使者額爾金,英軍陸軍司令格蘭特下令焚燬圓明園。是日,米歇爾騎兵團開入圓明園。據正大光明殿為臨時發令之所,派兵四處縱火,下午全園具焚。火勢達三晝夜猶不絕。

這座從1707年就開始營建的佔地350多公頃、建有成百處山擁水複意趣各異的園林風景羣、由康熙、雍正、乾隆、嘉慶諸帝冠以佳名的

主要建築景觀即有800餘座,共懸掛內外匾額近1200面的恢弘的皇家園林在這場浩劫中殘存的景緻僅十餘處,同時圓明園中所藏文物也損失殆盡,十二獸首也同樣是在這場浩劫中不見蹤影。

圓明園西洋樓建築部件

圓明園西洋樓建築部件

2007年8月,國家文物局在獲悉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準備拍賣圓明園馬首銅像後,即向該公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圓明園馬首銅像是中國近代被劫掠的文物,國家文物局不贊成公開拍賣,希望能以適當方式迴歸。香港蘇富比有限公司對此表示理解,並開展了積極斡旋。9月,香港富商何鴻燊先生得知相關情況後,以高度的家國情懷與責任擔當,慨然出資6910萬元港搶救流失文物,結束了馬首銅像百餘年的離散漂泊。此後,馬首銅像一直在港澳地區公開展示。在國家文物局的協調下,2019年11月,何鴻燊先生決定將馬首銅像正式捐贈國家文物局。

2019年11月13日,圓明園馬首銅像捐贈儀式在國家博物館舉辦,流失海外一百餘年、在2007年由澳門企業家何鴻燊購得,並在澳門公開展示多年的馬首銅像被正式捐贈給國家文物局。經過雙方協商一致,文物局受捐後將圓明園馬首銅像劃撥北京市圓明園管理處收藏。

今天,圓明園馬首銅像歸藏國家重回原屬,為其百年回家之路畫上完滿句號。

十二獸首為何重要?

幾百年後的今天,圓明園幾成廢墟,絕大多數的建築早被夷為平地、荒草萋萋,即便是憑弔也無物可依,而海晏堂及其前面的大水法殘存的建築遺蹟如白骨一樣巨大又森然,十二生肖銅獸三百年間流離失所,來者對着殘跡感喟神傷,讓其成為被賦予最多歷史愴懷的遺蹟,行到此處的人都不免會有些“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的黍離麥秀之悲。

展覽現場復原海晏堂

時間的指針撥回到有清朝一代最為鼎盛的時期——乾隆朝,圓明園長春園北部的西洋樓建成,它仿造了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巴洛克風格。西洋樓全部景觀佔地80畝,大約佔圓明園總面積的1.5%,它地處東北角,是中國首次仿建的一座歐式園林,位置不甚重要,由西向東依次包括了諧奇趣、萬花陣、養雀籠、五竹亭、方外觀、海晏堂、遠瀛觀、大水法、觀水法、線法山、方河、線法畫等景觀,建築材料多用漢白玉石,石面精雕細刻、屋頂覆琉璃瓦、佔地約七公頃。大眾現在提起圓明園最熟悉的殘石柱景觀只是遠瀛觀和大水法的一景,由於西洋建築獨特的殘缺美,遂成為圓明園的標誌。

圓明園長春園北部的西洋樓景觀

澎湃新聞在現場瞭解到,西洋樓景觀中,萬花陣得以復建,養雀籠被部分保護起來,其他的建築大部分存留斷壁殘垣,在現場也展示了西洋樓景觀的部分歷史照片和建築殘部件。

現場展出的線法亭版畫

現場展出的線法亭版畫

西洋樓建築羣中的建築在歷史文獻中多有記載,在《耶穌會士中國書信簡集》中記載——乾隆十二年(1747)的某天,乾隆在觀賞西洋圖畫時,適見圖中繪製有西洋水法樣式,於是命郎世寧説明,倍感興趣,想要覓西洋能人修築。於是蔣友仁被引見,告知皇上可以藉助書本,帶領工匠製造出噴泉。也有資料記載,乾隆十五年(1750)三月,曾傳旨造辦處鑄造水法池內的銅鵝銅鴨,由此可以推斷出,大水法的建造就始於乾隆十二年。

關於海晏堂和大水法的營建設計過程中有一段方案之爭的小插曲。最初方案為郎世寧設計的十二個裸體女性雕塑。雖然乾隆對於西洋物品感興趣,但是裸體的女性雕塑還是不能被接受的,所以該方案隨即被否定。最終的十二生肖方案,實際為蔣友仁所設計。蔣友仁精通天文地理,在知道中國人用十二種動物象徵一天中的十二個時辰,便想利用動物造型建一座永不停歇的水鍾,即讓每個動物造型的雕塑在各自象徵的兩個小時裏噴出水來。

海晏堂大水法歷史照片

1873年,奧爾末( Ernst Ohlmer,德國人)進入圓明園,他在日記中寫道:“這裏的裝潢……五彩繽紛, 不禁懷疑自己來到了’一千零一夜’的世界裏。”西洋樓建築為中西結合’最極至的樣本””,在現場也可以五彩繽紛的琉璃部件。

歷史照片中琉璃部件的鑲嵌

琉璃部件的鑲嵌

琉璃部件的鑲嵌

東西文化的浪漫一擊

海晏堂最終有了歷史照片中有些奇異的景觀——在巴洛克式的建築的環抱中、十二尊衣袍寬鬆或手持拂塵或輕搖摺扇或拱手作揖的極具中國特色的生肖銅獸端坐着,這是中西文化的有趣銜接,也如學者所稱,大水法及十二生肖雕塑的建成“促成了十八世紀中西文化中的浪漫一擊”,而這也是百年間我們對這些流散在海外的獸首念念不忘的原因之一——它們當年就是在一派西洋建築之中,延續並有些執意地延續着中國古代文明。

生肖這種始自西周的中國文化,在考古材料中以生肖墓誌、生肖俑、生肖壁畫和生肖鏡等類型出現。其形象大致都分為三種:寫實動物形象、獸首人身形象、人物帶生肖形象。在造型特點上主要表現為:渾整一體、古樸自然、生動形象,比較靠後的生肖在造型上更為寫實。十二生肖銅獸首在形制上也採用的中國文化中的生肖形象——獸首人身。

唐墓中的十二生肖形象

從下面的一組清朝的青玉雕十二生肖像中也可以發現,它們的姿態與圓明園歷史照片中十二銅獸形態相仿,可見是當時很傳統或者説很普遍的一種設計理念。

青玉雕十二生肖像

而不同的是,圓明園的十二生肖雖然在形象上沿襲了獸首人身的原型,在造型特點上遠觀很渾樸厚重,但是從現在存留的獸首可見細節卻精緻而纖毫畢現。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副教授崔劍鋒介紹,據X光照相結果顯示,馬首除了頸部前下方有數個鋦釘外,其他各個部位都無明顯的分鑄焊接痕跡。由此可見,馬首系用失蠟法渾鑄而成,其頸部、臉部以及眼睛、耳部、嘴和舌頭都應為一體鑄造,形象逼真。馬首頂部的鬃毛更是纖毫畢現,下部可見一明顯的銅梗及幾處銅塊將一部分鬃毛撐起,造成懸空效果。同時,馬首內壁附着了不少白色殘留物,形態上看可能是水垢等沉澱物。這表明該器物內壁有可能和水長期接觸,使用過程中在內表面沉積了一層水垢,水垢的形成很有可能和其作為十二生肖噴泉這一使用功能密切相關。

十二獸首中,牛首和馬首的鼻子造型也很值得一提,它們的鼻子以隆起表現其體積,且有鼻腔厚度,有解剖學的意味。“而在中國傳統的雕塑中,如敦煌莫高窟第五號窟中龕前廊左側的踏牛天王中,牛的鼻子造型則是凹進去的,且沒有鼻子厚度的表現。同樣手法的還有湖南嶽陽桃花山初唐瓷俑,均強調孔的意味,此表現差異大抵與中國傳統哲學思想緊密關聯。” 《圓明園十二生肖銅獸首的西方韻味、雕塑語言傾向》一文中寫道。

馬首(局部)

學者們傾向於認為就十二生肖銅獸首本身依舊涵蓋着中國傳統雕塑手法的痕跡。只是其氣質被西化了,於此原因有三:第一,圓明園十二生肖用作於西式水法,審美性更多服從功能性;第二,西方傳統雕塑追求寫實之中包含迸發的力量,所以十二生肖銅獸首氣質上展現的是一種帶有力量的緊張感和激情;第三,西方理性思維的主導,雕塑強調肌肉結構,相比較中國傳統雕塑顯得趨近繪畫的平面化或者説是具有表現性。

馬首展出現場

流散的十二生肖今何在?

1860年,十二生肖獸首開始了流離之路,經過多次轉手、拍賣、捐贈、收藏,百餘年間歷經跌宕,迄今有七個迴歸,另有五個下落不明。

鼠首曾與兔首一起現身法國的博物館做短暫的展覽,2009年現身法國佳士得拍賣公司舉辦的拍賣會,2009年,鼠首以1400萬歐元的價格被拍賣,買家為中華搶救流失海外文物專項基金收藏顧問蔡銘超,但是其事後表示不會付款,並導致鼠首流拍。最終這兩個獸首被法國皮諾家族買下,皮諾家族2013將鼠首銅像捐贈給中國,目前兔首與鼠首均收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

牛首、虎首從1860年以後一直流失海外,曾現身美國的民宅作為花園的裝飾。20世紀80年代,中國台灣企業家在蘇富比拍賣會上購得牛首、虎首銅像。2000年,中國保利集團774.5萬港元在香港佳士得拍賣行購得牛首,以1544.475萬港元在蘇富比拍賣行購得虎首,現在它們都存放在保利藝術博物館。

猴首被中國保利集團在佳士得拍賣行購得,現存放在保利藝術博物館。豬首於1987年被美國一家博物館購走。2003年,企業家何鴻燊出資收購,捐贈給保利藝術博物館,至於付出的資金數目,保利方面沒有透露,據説低於700萬港幣,目前豬首收藏在保利藝術博物館。

2018年,法國巴黎的一家拍賣行上拍一件青銅龍首,有研究者認為那件拍品疑似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中的龍首,此事引發短暫爭議後不了了之。

目前,龍首、蛇首、羊首、雞首、狗首的下落尚未見公開報道。

不過,文物收藏界一直有觀點認為要防止利用公眾對流失文物的關注炒高價格的行為。原中國文物學會名譽會長、國家文物局古建築專家組組長羅哲文生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非常希望文物迴歸,但他同時認為,“圓明園獸首其工本、工藝等並不特別,就是噴水龍頭,這些獸首的最大價值是見證了罪惡,其中承載着民族情感,但不宜過分炒高其價格。”

相關新聞

    推薦閲讀